您所在的位置:西门新闻>综合>「唐诗鉴赏」贼退示官吏并序,元结

「唐诗鉴赏」贼退示官吏并序,元结

2019-10-22 02:23:29 · 作者:匿名

桂茂时代,西苑盗贼进入道州,焚烧、杀害、掠夺,并多次离开。明年,盗贼们将再次袭击永保韶,并在不对国家犯下任何罪行的情况下撤退。我们能控制敌人吗?真遗憾盖门奇受伤了。你说忍受艰难困苦和集资是什么意思?他假装写了一首诗给官员们看。

我仍然记得那些和平的日子,二十年来在群山和森林中。

纯净的溪流流过我的院子,洞穴和山谷在我的门前。

那时税收很少,很正常,我可以睡得很香,而且很晚。

世界突然变了,多年来我一直在军队服役。

当我开始在这里当官员时,山贼又开始崛起了。

但是这个城镇是如此的小,以至于没有被小偷和如此贫穷和可怜的人们所伤害。

所有其他地区都被洗劫一空,这次更别说这个了。

你们帝国的委员们,是不是意味着不如强盗那么善良??

今天收集的这个就像是在火上煎炸的生物。

你怎么能为了成为有能力的收藏家而牺牲生命呢??

哦,让我放下我的公章,让我成为一个小船上孤独的渔夫。

用鱼和小麦养活我的家人,用河流和湖泊满足我的晚年生活。

这首诗和《钟凌星》都是作者的代表作,反映了社会现实,同情人民的苦难。然而,在谴责统治者向受苦的人民勒索金钱时,这首诗的意义更深刻,情感更愤慨。

这首诗的序言解释了为什么要写这首诗。桂茂是唐代宗广德元年的763岁。12月,广西少数民族“西苑莽”发动了一场反唐朝的武装起义。它已经占领道州(现在湖南省道县)一个多月了。次年5月,袁捷被任命为道州总督。7月,“西苑莽”袭击了邻近的永州(今湖南零陵)和韶州(今湖南邵阳),但没有再袭击道州。诗人认为,这不是政府的“制敌能力”,而是“西苑莽夫”在战争期间对道州人民的“怜悯”。相反,政府给地方政府派遣的租金和平庸的官员不能同情人民。在道州人“食在草根,食在黄昏”的情况下,他们仍在残酷地收钱。感受到这一点,作者写了这首诗。袁捷称起义的少数民族为“贼”,这显示了他的偏见,但在诗中,他将“各种使者”与“贼”相提并论,通过肯定“贼”来挑起官员的残忍,这对身为“官员”的作者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

整首诗分为四段。在第一段,从“新店”一句到“日安”一句,先写“伊稀”。前两句是对“过去”的概括,解释了他在成为官员之前的长期隐居生活,这与“和平”的繁荣时期相吻合。三四句关于隐居山林的快乐,为以后写官场黑暗,准备回到老林铺平了道路。这一段的核心是一句话“那时税收很轻,很正常”。所谓的“井税”最初是指根据古老的井田制征收的税收。这里指的是唐朝的租税制度,根据户籍制度征收固定税。“有规律的周期”意味着有一定的限制。显然,作者把人们缺乏额外负担视为和平与安宁的主要象征,也是为什么“我可以睡得很香,早上很晚”,也就是说,人们可以安居乐业的重要原因。他热情地赞扬了这一点,并为后来统治者肆意勒索人民时“现在”的揭露创造了条件。

第二段从“突然”到“这个状态”一句,写“今天”,写“小偷”。前四句简单描述了从出山到遭遇意外的过程:安史之乱后,袁捷亲自参加了反抗军的战斗,后来成为道州的省长。他在“西苑莽”叛乱中。这导致最后四句话,强调这个小镇没有被屠杀。道州之所以能够独力推广,是因为:“人民如此贫穷,如此可怜”,即“贼”对道州人民苦难的同情,这是对“贼”的赞美。这首诗的题目是“显示官员”,它的主要目的是揭露和警告官员。因此,写“贼”就是写“官”。以下是整首诗的中心。

第三段从“特使”一句改为“要”一句,写“今天”,写“军官”。起初,反问句被用来比较“官员”和“小偷”,并写道:“你们帝国的专员们,是不是意味着不如强盗那么善良?"?做一个“小偷”难道不比被皇帝下令征税的寻租官员好吗?这是一句冷嘲热讽的话,攻击官员,勒索钱财,而不顾死者家属区人民的生命。这是袁捷关心人民疾苦的最后一笔。然而,接下来的两句话却直接提到了对陈石的描述:“今天他是收钱的人,就像是在火上煎炸的生物”,更生动地描绘了老虎和狼官员被困在人民的水火之中的真实场景。与前两句“好税收”相比,征收官员的披露更加深刻和有力。接下来的两句话:“你怎么能为了成为有能力的收藏家而牺牲生命呢?"?你打算如何切断民生,成为统治者认为的称职的官员?在反问的语气中,他给出了一个断然否定的回答,揭示了“诗仙”遗民的本质。“没有人的生命”和“可怜的伤”相匹配,“石士贤”和“小偷”相比较。这里对“石士贤”的讽刺和鞭挞非常强烈。更有价值的是,诗人公开声明他不想“切断人的生命”或成为“时代的圣人”,并把这作为对其他官员的警告。

第四段从“思考”一句到“回到老”一句,向官员们透露了自己的心声。作者是一名官员,他不能违反“国王的命令”,但作为一名“收藏家”,他不愿意“没有人命”,如何处理这种矛盾的局面?诗人的回答是:他宁愿放弃官位,退隐江湖,也不愿做一个所谓的贤臣,靠功劳奉承残疾人。这是对统治者终身征用的抗议,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作者关心人民的炽热之心。

袁捷是一位清官,有仁政爱民的理想。在文学上,它反对俗丽的诗风“治未病,宁取形似”(手提箱集子序),主张发挥文学“省时劝俗”的社会作用(正文序)。不管这首诗有多抒情,它都引用事实,直接表达感情,没有任何修饰的痕迹。然而,关爱他人的深厚感情,如从胸中自然流露出来,有着自己感人的特点,也可以因其质朴而变得朝气蓬勃,表现出元杰诗歌质朴、质朴、率直的典型特征。沈德潜说:“子善的诗不是为了扩大古人的规模,而是充满了非凡的声音和乐趣,从而为唐代的人们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唐诗节选)这样的评论是恰当的。

(吴晓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