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西门新闻>科技>观察 | 一大波流量逼近相声圈,德云社们的生猛和矜持

观察 | 一大波流量逼近相声圈,德云社们的生猛和矜持

2019-11-13 09:02:54 · 作者:匿名

温万阳

编者|黄镇·张尧·魏

相声演员于浩的飞机降落在Xi咸阳国际机场时,他的粉丝们已经聚集在候机厅等待了一两个小时。在“火炉城市”Xi安,七月是一个炎热的工作日。

作为相声品牌新相声力量的联合创始人和相声表演者,余浩和他的搭档卢鑫在《快乐喜剧演员》和《笑傲江湖》等颇具影响力的相声综艺节目中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并迅速在全国开设了三家表演茶室。这对相声演员已经积累了100多万微博粉丝,并成立了几个粉丝团体。20到30名粉丝在登机前和着陆后上下飞机是正常的。

但是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劲。数百人,大多数是女孩,拿着手机和相机冲向他们。百叶窗和闪光灯的声音无处不在,声音很大。余浩完全惊呆了。

“当我感到焦虑时,我照了这张照片。我很热情,但是你的眼神很奇怪,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说这不可怕。”余浩解释道。

很快,这被证明是自己的目标,后排有人喊道:“这不是迪丽热巴!”,原本熙熙攘攘的余浩“追星女郎”眨眼间便散去了。

“很有趣。”余浩的搭档卢鑫觉得这很荒谬。“我没想到会和迪丽热巴一起飞。她的粉丝看到有人拿着相机,以为迪丽热巴在这里。余浩还跟我开玩笑说,“他们离开时的样子很粗鲁,我们离交通明星很远。”

然而,于浩和卢鑫讲完这个笑话后不久,9月8日,他的同事德运学会的张云雷宣布了他对国产化妆品的新认可。几天之内,该品牌化妆品类别下的几款产品月销量为10w,这是许多交通明星无法企及的。一线杂志《哈珀集市》和张云雷的电子杂志也位列前四。前三名是2018年和2019年夏季资格赛的cp萧战,对手是王一波、白宇、朱一龙和今年大受欢迎的国家“现任男友”李习安。

张云雷搬运货物的能力在相声圈并不是独一无二的。9月12日,在德运会的八大表演团队中,由于张久龄、王久龙、烧饼、曹鹤阳等相声圈内一线演员的出现,被相声爱好者称为“不朽团队”的五支队伍身着印有“云鹤九”的名牌服装出现在北京三里屯一家名为“中国青年”的服装时尚品牌店的开业平台上,因为当天购买1500元时,在场的五名团队成员可以受邀签名。整个商店都被“德运女孩”卖完了。在该品牌的网上商店里,这两款售价分别为399英镑和799英镑的联合车型在上市两小时后也售出了12万件。

相声演员和交通明星之间的距离没有卢鑫和余浩想象的那么远。

从德运社会开始,相声演员开始有意识地“崇拜”包装。

他们坦率地接受装卸机,并建立个人支持小组进行宣传、排名和销售。创建一个粉丝群,与粉丝进行更多互动。在商业化、代言、平台、个人品牌和时尚杂志方面,他们抓住了过去只属于演艺明星的所有机会进行曝光。

“为了让相声具有真正的影响力,除了规定基本技能之外,有必要根据艺术家的不同来培训相声演员。有这么多的人可以追随星星。你必须遵守这条规则才能生存。”作为负责培养“著名演员”的新相声力量的领导者,卢鑫非常认同这种模式。

这样的规则不仅被德运协会彻底地执行,而且像鸭子下水一样。在公然为交通明星“剪韭菜”的微博功能V上,德运协会的成员进行了一次试收获。粉丝每年要花168元加入五号计划,才能观看相声演员上传的普通微博上看不到的额外视频。几乎所有德运学会著名的“号角”都已经进入,单个视频的点击率可以达到10万个数量级以上。“顶级流”张云雷的粉丝更是“流弹”的典型——粉丝们吹起无数的小号,填满无数的V成员。成员数量的飙升只是为了支持哥哥的“面对面”,并通过流之星列表链销售代言产品。粉丝掏空钱包,努力以同样的方式“掏空”。

当然,韭菜需要一个接一个地切。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星星的无尽流动一样。在德云社,有一句谚语,对或错,“大师(郭德纲)说每年都应该有一对相声演员出名”。

“郭德纲一年真的能创造一对流量。其他经纪公司真的没有这样的实力。”卢鑫说。

随着各种社交平台的普及,德运的“造星运动”节奏连贯。郭德纲打破了相声表演不允许照片和视频的传统,凭借表演片段的传播,被各种社交媒体视为相声圈的第一代在线流行。其次,2016年的岳彭云和孙岳,2017年的张云雷和杨九龙,2018年的孟汤和和周九龙,2019年的张九龄和王九龙...在卢鑫看来,德运社是一个成熟而成功的“造星机构”,与娱乐圈里的“哇哇哇”和“华乐”等豆制品厂没有太大区别。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成为明星,交通明星已经先发展了这么多年。事实上,他们已经走出了一条成熟的路线。在这个时代,它更有借鉴意义。”卢鑫说。

这个程序是“男性颜色”。从前,体重超过290公斤的圆圆的小月和他的搭档孙悦,曾经在观众面前扮演“喜剧演员”。他们也简单、诚实、可爱。但是现在,无论是体重减轻了80磅的新秀王九龙,还是成年后也减轻了80磅并矫正了牙套的德运王子郭麒麟,都在以“反击”的方式行走。打开他们的微博,粉丝们有精致的照片,私人街道照片,在路透社上下班,还有精美的手绘。粉丝们总是在自己的照片和一件新礼服上吹几百个字的彩虹屁。然而,由于缺少粉丝们昵称的眉毛,另一位相声演员孟汤和甚至在电视上承认他会随身携带一支眉笔,这可能会超过全国95%的女孩。

此外,“cp”也是男性年龄的基本操作。在社交平台上,搜索“九辫子”(张云雷、杨九郎)和“孟州”(孟汤和、周九良)。成千上万的cp女孩敲糖果失眠,一次眼神交流和一次互动。疯狂的粉丝为此分析了10,000种情感。此外,在过去的两年里,“谭梅文化”已经成为创造交通的新捷径。为了迎合这种情绪,德运会也为此做出了贡献。

在9月9日的钢丝节上,郭德纲和余倩在终曲《钢丝家琴》中,对孟汤和和周久良的搭档进行了一次看似无辜的嘲弄。“你们两个在一起,这是一辈子的事情,”这让观众同情地尖叫起来。Cp业务给力,粉丝们就会“上头”,无论是出于纯粹的爱情表达,全力支持事业,还是想看这样一场亲密的“美丽互动”,被金钱包裹是粉丝们的唯一选择。

然而,娱乐圈里“cp之间一定有裂痕”的恶劣气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感染了合作伙伴。在卢鑫看来,这也是相声演员逐渐偶像化和高度关注交通所带来的弊端。

“在我们的工作中,伙伴真的是一辈子的事情。在过去,没有一个伴侣会绊倒对方。结果,现在,我还听说一些相声演员雇佣水兵在网上虐待自己,在向他们的搭档扔脏水的时候卖得很惨,担心他们的粉丝比自己多。这也是追逐交通带来的一个缺点。一旦有了更多的粉丝,他们总是会为谁少说话和谁被埋在节目中而争吵。如果他们回到微博上打架,如果他们头脑不清醒,这些演员将被这样的言论洗脑。这是近年来才出现的趋势。受资本和粉丝的影响,当我们渴望交通的时候,这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补充。”

“这个月,我买了十几盘眼影作为礼物,收集了五六张票,并在不同季节买了衣服。所有的钱都是来自德运会的,或者会员从淘宝店买了新的。我被掏空了。”

从3月19日起,这位27岁的年轻人每天晚上都会爱上德运协会。在那之前,她喜欢创作101。两个完全不相关的圈子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是花钱。不同的是才艺表演是裸体的,相声圈是受鼓励的。

“他们拿走了几本杂志。如果销量不好,将来会有人找他们来拿吗?”在张云雷的封面上买了30本电子杂志《哈珀集市》后,我每晚一口气在孟汤和和周久良的封面上买了20本《韦辛》。“中国青年”的五支队伍也为张云雷认可的著名服装和中国化妆品销售的蓬勃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风扇基地,有人会实时报告销售量。50,000和100,000之间有多少区别?一些充满虚拟成员的人在群体中也有节奏,他们说超过10,000的人和我们家的人数不超过1,000。我们举不起头,公司也不满意。当我听到人们头脑发热时,我忍不住要买它。”

这是交通明星用来推销的黄金短语。一般来说,经纪公司雇佣的专业粉丝都会有节奏地离开。在每晚的目光中,她模糊地回到了她创作101草稿的时候,被迫一次又一次地向参赛者扔钱来争夺她的位置。虽然我把头转向了看起来更像是“佛教徒”的传统相声,但这套“剪韭菜”的流程逻辑一直在改变,没有改变汤或药。

“这轮资金的操作有一种巧妙而友好的感觉。口径是一样的。”每天晚上都有些自嘲,“也没看到从娱乐圈学到什么好东西”

此外,票是最贵的部分。德运社会的本质是小花园的表现。三四年前,小花园的门票从50元开始,最高限额为200元。即使现在,价格还是一样。然而,对于粉丝来说,几乎不可能买到原价票。越来越多的票落入票贩子手中。在很多情况下,因为受欢迎的演员会进入小剧场,200元的原价甚至会上涨近十倍。

“过去,没有票贩子卖德运俱乐部的票。他们都去倒票看五一音乐会、tfboys和exo。现在我看到了相声火,各种各样的鬼怪都来了。很难说票贩子是怎么弄到票的,一两个人被自己抢走了,一百或两百个人被自己抢走了。有这么多粉丝,总有人想活跃起来。毕竟,利润丰厚。我听说钢丝节前排的票被炒到了3.3万张,tfboys也没那么贵。”苦黄牛已经暗示了很长时间。

即使利弊参半,德运社会的成功在于让资本看到串扰这个传统产业与交通完全兼容的可能性。

李莉是空间站媒体的联合创始人,专注于ip品牌相关的营销。今年夏天,李莉的公司在爆炸性电视剧《陈清玲》及其粉丝的帮助下,完成了一系列相关的外围营销。结果颇有成效。她微笑着称自己为“专业韭菜收割者”。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对相声演员和他们背后的流量表现出兴趣。

“过去,当查看各公司给出的预期清单时,他们都是交通迷和交通明星,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人有很强的粉丝吸引力,是带来最多商品的人。对于一些国风品牌,我们也会推荐一些传统行业的领导者,比如资深京剧歌手王佩瑜,他说德运会相声演员的语气会更加一致,但他们仍然不太信任他们。现在,我认为他们通过成功的案例看到了这个地区的前景,所以他们停止了观望,决定引进他们的首都。”

虽然与德运协会没有直接合作,但李莉长期以来一直观察着这群新兴的交通。在她看来,德运社会虽然运作蓬勃,但很难掩饰其缺乏经验,而且还保留着传统产业的储备。

“我觉得我踢了一脚,却没能踢出来。”李莉评论道。

给她印象最深的是,在早年,郭德纲禁止演员在德云社管理层接受代言和晋升。然而,随着儿子郭麒麟率先签约娱乐代理,开始相声表演的两栖生涯,郭德纲的大弟子张云雷也频频听到商业代言的消息,他的侄子王九龙在三里屯的公共平台,温和地传达了郭德纲逐渐放松禁令的倾向。流动的实现显然迫在眉睫,这使得娱乐圈的许多机构无法保住自己的席位。

“我知道的消息是,当张云雷因不当言论被官方媒体挑出来批评时,许多经纪公司推动购买微博上的黑色条目和手稿,希望彻底杀死他。”李莉透露,“这实际上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过去,德运会从交通明星那里转移了很多蛋糕。将来,他们还计划搬越来越多的蛋糕。因此,所有经纪公司都处于戒备状态。”

"幸运的是,德运社会在现金流技能上还有点不成熟."李莉为这些机构感到非常高兴。

在德运会的行业中,除了几家小花园茶馆之外,还有许多副业。澳大利亚杜立德酒厂生产的德运红酒和护肤品牌贝瑞提属于相对成熟的行业。然而,在德运社会的营销中,这些作品仍然是隐形的,生存感基本为零。其演员认可和推广的所有产品都是外部品牌。从李莉的角度来看,在德运社会有自己的产业的情况下,向外大量流失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完成内部转型则是一个更好的生态——也许是因为传统文化产业不希望过于保留商业化,或者是因为它还没有想出如何实施,德运社会还没有采取自我推销的步骤。

“挖掘年轻人传授基本技能,这是德运社会的最高护城河。然后这些人投入交通运营,固定商演和小花园的表现是高收入的;让这些流动促进我们自己生产的产品。如果没有中间商赚取差价,上游和下游将完全开放。普通经纪公司不能这样做。”李莉说。

如果德运协会想把这套程序降下来,那些经纪公司真的很难应付。

如果你想与36氪星的编辑姐姐和成千上万的氪星朋友密切沟通,欢迎加入氪星国王微信:hello36kr,加入我们的社区,一起学习玩。

如果您的公司和行业与新商业世界的热门话题密切相关,正在寻找报告,请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简短的介绍(联系人:龙振子联系人:龙振子@36kr.com)。

网上真钱游戏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投注 快中彩